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elong to me-forever

只有上帝给我留了一扇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什么是幸福  

2009-07-23 10:47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到敦煌来,是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。所以,7月18号刚早上领导们宣布,我们可以休息了,我就骑着刘敬的摩托车前往敦煌,我知道,那个地方,因为有我的向往。

440公里,再地图上来看也是不短的距离。但是我把它看成了一次短暂的行程。没有什么比我见橘子的心情更加的迫切。突然明白,爱其实没有距离,对于我而言。

一路西行,要途径嘉峪关,玉门,玉门镇,安西,最后才能到敦煌。我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三藏师兄走过没有,如果有,他是一路的虔诚,而我,则是,一路的期待。刚到嘉峪关的时候,有些雨滴,似乎是想告诉我,前行的路,是有些遥远,是不是可以放弃。于是,我就买了一个头盔,那可以防些风沙和细雨吧!黑心的老板要价有些高,我又着急着赶路,所以,就迁就了他。还很阿Q 的想,反正也不是经常买,让儿子宰上一顿吧。

车子出了嘉峪关,就看到了耸立在右侧的城楼,我知道,出了嘉峪关,就开始了更加荒凉的西域之行。国道是相当的宽阔和平整,路上的车也少的可怜,于是,我就开始一路的飞驰,和一条高速路平行着快速的前行。刚到赤金镇的时候,路边有一座清真寺,看起来有些别致,就把车停下来,想看个究竟。也许是尿有些憋的缘故,也许是对这个异域风格的建筑有些好奇,或许就是对路边的小沟里的清水感到渴望,于是,车子停住了。左顾右盼之后,看到了一个莫名的名字,似乎和我没有什么关系,又开始前行。

越走就离橘子越近,这个是我知道的。

快到玉门的时候,突然接到橘子的电话,我兴奋的告诉她,我要到敦煌。她的声音有些兴奋,这个让我很满足。我不能完全的理解她,但是,我知道,应该她和一样,都会觉得那个人是自己要找的人吧,即便她还有些犹豫和迟疑。

玉门镇和我想象的相去甚远,低矮的楼房似乎告诉我,它只不过拥有过一个美好的历史和称谓。加了些油,没有作更多的停留,还是前行。出了玉门,大概30公里的地方,突然看到了一个叫饮马农场的地方,我于是又开始停车,似乎记得去年看书的时候,有看到杨显慧的《定西孤儿院》和《夹边沟纪事》两本书。是一个亲历者对文革的刻骨的回忆。提到过饮马农场这个名字,应该是孤儿们的新居地。农场残存着上个世纪的风格,像是厂房的家属院里有着农机部的影子,在发黄的太阳照耀下,像一个残年的老人。农场在内地已经开始衰落,好像老家也有一个青年农场,是那个特殊年代下的一个产物,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的一个据点,我的印象中也破落的没有什么样子了。那都是10年前的记忆,到现在应该踪影难觅了吧。不过,我还是向它致敬,感谢我没有生活过那个年代,我可以在这个安康的年代,去追寻属于我自己的幸福。

出了玉门,下一站就是瓜洲,安西的一个新名字,也是历史上该存在一个名字。

这段路颇为难行,又是沙路,又是柏油。像是要废弃一样。走的人少了,路也没有好好的维修。不过有意思的是,一阵要在高速的一端,一阵要穿越隧道或是高架桥走另外的一端。什么时候能到,我也没有底气了,只是盯着表盘,看看公里的读数,盘算的到达的时间。路边的黄沙和小丘后退的身影让我觉得幸福越来越近。

本来计划要在瓜洲好好休整一下,我像是吃了春药一样,一直都在亢奋的状态。担心摩托车受不了,路上要罢工。所以就四处探望,像找个地方。可是,到了瓜洲才发现,我走了国道,离城里还有一段距离,又看看手机,时间似乎越来越少,所以,加满油之后,又开始前行。

瓜洲到敦煌的路想到的舒服,很宽的马路上车辆更少,让我想到了暴力摩托的场景。我开始发飙,一路狂奔。敦煌更近了,我的心更加的激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